北京日租房处于“灰色地带” 沾高考俩字涨两成

“10人聚会是没有了,可楼上的房子仍在以私人会所的名义营业,还有租客。”市民李仙的烦恼还没解决,打着高考旗帜的日租房这两天又在市场上热闹起来。

违规经营、安全隐患、纠纷维权难保障,尽管背负“数宗罪”,价格便宜的日租房,就像“烧不尽的野草”,总能“春风吹又生”。“国家法律对于日租房的监管仍有缺失。”业内专家指出,处于“灰色地带”的日租房,亟待明确监管办法。

楼上会所仍在经营

“每到半夜,夜深人静,楼上就会传来打闹声、嬉笑声,就像头顶装了个扩音器。”本周一,本报曾报道市民李仙的遭遇,楼上业主将房屋当做私人会所对外经营,吵闹声扰得左邻右舍无法安睡。

“楼上的日租房关了吗?”昨日,记者进行了回访。李仙告诉记者,十几人的大聚会这几日没再发生,但私人会所名义的经营活动并没停止,“周三傍晚,我还看见一男一女两个租客进去了,半夜里走来走去,又没休息好。”

而网络上,尽管58同城上的招租广告已经撤下,但在游天下、赶集网、北京千里眼网站上,记者仍能看到会所的招租广告,周租还有房价79折优惠。

“扰民又违规的日租房,究竟谁能管得住?”李仙苦恼地倾诉,自己曾向小区物业投诉,物业人员说他们没有执法权,没资格干预业主的自主出租行为,让她找公安机关。她打了110报警,公安人员也上门给予了警告,可安静几天后,对方又开始悄悄招揽生意,“就像块牛皮癣,治理不干净。”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热门推荐

相关微博

[责任编辑:郑雅文]